创刊号
创刊号

世界阅读新趋势

芬兰小孩的第一本书

爱恩斯坦(编按:台湾和大陆一般译为“爱因斯坦”)的友人曾问他,要成为科学家,小孩该看什么书,他的答案倒是妙:“要小孩变聪明,就给他们读童话书;要小孩变更聪明,就给他们读更多童话书。”

不知道芬兰政府是否受了爱恩斯坦的启发,才把阅读立成了国策。1938年,政府教育局通过了《芬兰育婴补助法案》(Finnish Maternity Grants Act),为全国的新生儿送上一个礼盒,载满了衣物、毛巾、被褥等实用物件,礼盒的纸箱还可以充当婴儿床,减去了幼儿跟父母同睡被挤压的风险,夭折的机率因而大幅下降。相比林林总总的实用品,礼盒中的一册绘本似乎只是锦上添花,今日回头再看,却是最宝贵的一份礼物。

芬兰小孩的阅读能力多年来常居世界之冠,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每三年就会为全球32个国家的15岁青年进行阅读能力、数学和科学知识的评估,2003年芬兰在科学及阅读均名列第一。2012年报告名次稍有下跌,仅次于中国和南韩之后排名第三(芬兰小孩一般七岁才开始上小学,此前的幼儿教育一般没有任何正式学科,主要是学习群体生活和游戏,跟亚洲的学习模式大相径庭),但表现却大幅抛离一众欧洲国家,那本附于礼盒中的诗歌绘本,就显得功不可没。它打开了婴孩的阅读之门,让幼儿从小就在父母的吟咏中,吸收语言的韵律节奏。

作为全球拥有最高人口比例图书馆的芬兰,阅读不是学校的强制行为,而是生活的一部份。芬兰教育局还为三至五岁的小孩评估“阅读预备能力”(Lukiva),测试小孩音节的分辨能力,以确保他们能应付日后学习。PISA还有一个有趣发现,就是阅读能力表现好坏之间的差距甚微,阅读能力没有贫富之分,芬兰教育不仅要小孩赢在起跑线,还是一种无分你我的共赢。

下一站……

还记得余华书写年少的时候,书架上只有《毛泽东选集》和《鲁迅文集》两本书,同学间偶尔也会传阅一些缺页小说,不管是欠了开端还是结局,只要是文字他就狼吞虎咽。到了二十一世纪,资讯之发达令人咋舌,价值却又变得愈来愈低,书本也有论斤卖的。

很难想像在某些国度,资讯/知识依然贫乏,然而无论受政治还是经济所限,知识还是会找到流入的管道。就如亚洲艺术文献库发起的流动图书馆:这个从2011年开始的计划已走过胡志明市、斯里兰卡和缅甸三站,每次也会跟当地的文化、学术机构合作,因应当地的需要引入合适的内容。所有书籍、期刊、专题论文、杂志均是文献库的收藏,以知识作为包装,让当地人接触艺术。而这些内外资讯并非一些冷硬的文字,图书馆以开放编辑的形式运作,鼓励读者通过书写、绘画、贴字条,甚至把一些页数撕下来,共同编辑这些内容,就似一个实体版的维基百科,每个人都可以是作者。流动图书馆作为一个交流的聚脚点,同时也是一个实验。这些被不断“编辑”的内容最后会变成开放编辑的纪录,见证知识如何被改写、传递。

政治改革可以带来形式上的转换,但唯有教育才能改变人心,敞开​​知识的大门才有变化的可能。

更多资讯:
www.aaa.org.hk/Programme/Details/594

书店新模式,“即印”电子书

经过巴黎索邦(Sorbonne)大学附近,瞥见librairie des puf(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France / 法国大学联合出版社)的招牌,也许认不出是家书店。骤眼看来,店中的书量甚至不比第三区的Used Book Café多,地方也不见宽敞,就只有700多呎大。一所没多少书的书店,却让市场窥见到书店的未来。

相比欧美其他国家,法国政府保护独立书店一向不遗余力,为了维持小店的竞争力,免被大型连锁书店淘汰,1981年政府就通过了单一售价条例,所有书借以划一价格出售,网上书店和电子书也不例外(电子书的销售税又比纸书高),以防割喉战的出现。商家最高也只能打九五折,因此在法国买书几乎不用格价。但出售一手书的书店依然面对网络书店和电子书的挑战。虽没价格上的竞争,但论便利还是不及网络或连锁书店,不少独立老店也败下阵来。

专门经营人文和社会科学的PUF书店虽拥有95年历史,1999年也逃不过结业的命运,但Espresso Book Machine的出现,却让老店重生,更在电子书和纸本书之间提供了第三个选择。结合了印刷和零售,书店可于制作一杯特浓咖啡的时间内,印出一本书。店中不再积存大量书籍,而是让读者于三百多万册(试问除了图书馆,哪家书店放得下三百万册书?)的资料库中,选出心仪书目即时印刷,售价也跟一般书店无异,减省对树的怯疚和经营成本之余(书店表示一天卖15本已可回本),还能腾出更多空间进行文化活动。崭新的经营模式的确开启了人们对书店的想像,可现在就轮到印刷厂头痛了。

更多资讯:
www.puf.com

互联网说,要有书,就有了书

非洲拥有54个国家,1,500至2,000种语言,12亿人口,加上贫穷问题(全球最贫穷国家有75%位于非洲),扫盲挑战之大,几近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可是流动电话网络却带来了变局。撒哈拉以南非洲受惠于科技发展,跃过了固网基建的步骤,直接进入了数码时代。短短数年,拥有手机用户从人口的一成飊升至八至九成,便利了联系也让电子书变得普及化。

实体书电子书之争在已开发国家还是一个如或风雅的议题,到了书籍资源匮乏的非洲就完全不是如此。慈善组织Worldreader的出现,就是希望透过电子书在非洲进行扫盲。自2010截至今年六月,Worldreader已向肯亚、南非、乌干达等国家,337间学校和图书馆送赠超过一万八千多部电子阅读器、三百万本电子书,还推出了Worldreader Mobile手机程式。只要能上网就能透过手机/电脑阅读超过三万本书,以知识的能量改善收入、消除不平等,甚至改善健康/卫生水平,从扫盲慢慢走向灭贫。

更多资讯:
www.worldreader.org

本文作者苏灵茵,自由作家
Chapter 2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