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创刊号

《堆叠》

从2003年开始,艺术家张奕满利用生活日常物件—将玻璃杯、马克杯、香水瓶等—摆放在叠放的书籍上创作了一系列名为《堆叠》的雕塑作品。

张奕满

张奕满一年仅制作一件《堆叠》作品,每件雕塑以叠放的书籍为名,例如2006年的《Black Holes & Time Warps, The Possibility of an Island, 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 Voyage to the End of the Room》。虽然此系列作品被归类为雕塑,艺术家刻意将每件作品直接摆放在地板上,而非置放于一般艺术作品会使用的展览基座或展示架。这个特别的呈现方式一则是为了揭露作品的平凡初始,同时也意图冲淡将这些生活日常物件提升为高端艺术创作的直接假设;此外,作品因此可以被保持在“人本比例”,这个相对性概念在《堆叠》的创作过程中十分重要,因为每件由书籍与日常物件堆砌而成的作品亦直接的展现了艺术家本身年度的阅读视野。《堆叠》一方面作为艺术家创作历程的标点符号—作品反映特定生命段落的终点与下一个阶段的起点—同时也变成一连串记录艺术家近况的寓言式图腾。张奕满企图运用《堆叠》来针砭、推荐、抑或重新定意既定直觉框架外的可能性,《堆叠》可以被视为艺术家阶段性的自画像,或观念性的自制混音带,却也同时描绘出“消费日常物件”与“消费知识”之间的平行相关。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堆叠》刻画出张奕满对观念主义的允诺—透过重组与重新安排,聚焦原本已存在的日常物件。

张奕满
四本书与五个玻璃杯,2003
张奕满
四本书与五个玻璃杯,2004 (2010)
张奕满
四本书与四个香水瓶,2005
张奕满
四本书与五个玻璃杯,2006
张奕满
四本书与七个玻璃杯,2007
张奕满
四本书与四个玻璃杯,2008
张奕满
四本书与五个玻璃杯,2009
张奕满
四本书与五个玻璃杯,2010
张奕满
四本书与三个玻璃杯,2011
张奕满
四本书与二个玻璃杯,2012
张奕满
四本书与八个玻璃杯,2013
张奕满
四本书与八个玻璃杯,2014
张奕满
四本书与八个玻璃杯,2015

编按:因作品名称中提及部分书籍无中译本,加上中译书名版本众多,因此刻意保留原文书名不另作翻译。

本文作者李琬婷,作家,新加坡《Esquire》故事编辑;原文出自艺术家张奕满的个人专著《Heman Chong: The Part In The Story Where We Lost Count Of The Days》中文翻译:吴承桓
Chapter 12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