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创刊号

阅读:形塑人生,伴随灵魂

于我,阅读是航行于浩瀚世界的载具,带我跨越古往今来,穿梭于现实和理想之间;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人,阅读是一把不可或缺的万能钥匙。阅读也像隐身于僻静的角落打开无线电,搜罗心灵相通的频率​​,寻找知音,也发现自己。

于我,阅读是航行于浩瀚世界的载具,带我跨越古往今来,穿梭于现实和理想之间;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人,阅读是一把不可或缺的万能钥匙。阅读也像隐身于僻静的角落打开无线电,搜罗心灵相通的频率​​,寻找知音,也发现自己。

尽管阅读的必要性无庸赘言,但生活里不乏各种拉扯牵绊,让人远离阅读,无心阅读。回顾过往,我发现某些景况,最能浑然忘我地沉浸于书中,大量地阅读。

其一是低潮。当人生走到不见出路的低谷,对未来感到彷徨忧虑时,我总能在书里找到答案。进入社会,经历一段总体经济与个人职场的狂飙期后,我挣扎地考虑离开表面风光却啃噬内心的工作,在无所适从之际,我寄托于苍茫的书海。冥冥之中,那些懂你的人纷纷出现,对你剖心倾诉,无私地分享哀愁与无助;从邱妙津到骆以军,太宰治到村上春树,赫曼·赫塞到马奎斯。我借以洗涤逝去的年少青涩,梳理跌宕起伏的成长历程,凝视阴黯的境遇与虚妄的搏斗,也给了自己休养生息所需要的陪伴与力量。

其二是旅行。几年前,我和友人发起一项“拥抱丝路”的活动,以徒步长跑的方式,完成从伊斯坦堡到西安,跨越六个国家,一万公里的长征。身为主办人,我辞去工作,负责募款、组织国际团队,展开外交斡旋以及处理层出不穷团员适应与摩擦等问题。为求长征圆满,我在行前做了纵深的阅读;从丝路民族的起源与迁徙,历代部落王国的兴衰,到近代苏联瓦解、中国崛起下的现况。我希望在出发前做好与当地人对话的准备。

在长达五个月的旅途中,因为阅读带来的理解,消弭我和异乡人之间的隔阂,得以交浅言深,看见人性共通的惆怅;我们免除了客套与心防,从彼此的交心关照中,看见生命的多重意涵。回首来时漫漫长路,阅读缩短了心灵的距离,丰富了旅行的意义,我们得以无畏地往前迈进。

张志龙

其三是写作。当丝路长征进入尾声,不少人鼓励我为这段遍历艰辛、波澜壮阔的探索旅程,留下纪录与见证。出书固然是潜藏已久的愿望,但我怀疑自己是否还有一支写作的笔?所幸,过往累积的阅读基础,蜕变为堪称流畅的文字,让我感受“因阅读而写作”的喜悦。书出版后,超乎预期地印行九刷,带来意外惊喜。最近,我再接再厉地完成一本逾23万字、有关西洋现代艺术的时代故事。为了书写,必须赴欧洲各地做田野调查以外,大量阅读更是史实考证的基础。阅读的范围包括十六至二十世纪之间有关绘画、雕刻、建筑的核心主题,并延伸至交互影响的历史事件和文学创作。此时的我,充分享受“因写作而阅读”的乐趣。

我深深为波特莱尔诡异瑰丽的诗,左拉雄健激昂的笔,葛楚史坦喃喃自语、独树一格的文体,以及海明威精炼文字所传达的想像空间与力量感到着迷。

多年来,我习惯随身带本书,在独处的时刻,走入书中的世界。虽然智慧型手机的出现,多少分享了个人的时间,然而手机终究只能排遣短暂寂寥,却永远无法像阅读一样形塑人生,成为灵魂的伴侣。

本文作者张志龙,企业经营者,作家
Chapter 3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