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刊號
創刊號

世界閱讀新趨勢

芬蘭小孩的第一本書

愛恩斯坦(編按:台灣和大陸一般譯為「愛因斯坦」)的友人曾問他,要成為科學家,小孩該看什麼書,他的答案倒是妙:「要小孩變聰明,就給他們讀童話書;要小孩變更聰明,就給他們讀更多童話書。」

不知道芬蘭政府是否受了愛恩斯坦的啟發,才把閱讀立成了國策。1938年,政府教育局通過了《芬蘭育嬰補助法案》(Finnish Maternity Grants Act),為全國的新生兒送上一個禮盒,載滿了衣物、毛巾、被褥等實用物件,禮盒的紙箱還可以充當嬰兒床,減去了幼兒跟父母同睡被擠壓的風險,夭折的機率因而大幅下降。相比林林總總的實用品,禮盒中的一冊繪本似乎只是錦上添花,今日回頭再看,卻是最寶貴的一份禮物。

芬蘭小孩的閱讀能力多年來常居世界之冠,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ISA)每三年就會為全球32個國家的15歲青年進行閱讀能力、數學和科學知識的評估,2003年芬蘭在科學及閱讀均名列第一。2012年報告名次稍有下跌,僅次於中國和南韓之後排名第三(芬蘭小孩一般七歲才開始上小學,此前的幼兒教育一般沒有任何正式學科,主要是學習群體生活和遊戲,跟亞洲的學習模式大相徑庭),但表現卻大幅拋離一眾歐洲國家,那本附於禮盒中的詩歌繪本,就顯得功不可沒。它打開了嬰孩的閱讀之門,讓幼兒從小就在父母的吟詠中,吸收語言的韻律節奏。

作為全球擁有最高人口比例圖書館的芬蘭,閱讀不是學校的強制行為,而是生活的一部份。芬蘭教育局還為三至五歲的小孩評估「閱讀預備能力」(Lukiva),測試小孩音節的分辨能力,以確保他們能應付日後學習。PISA還有一個有趣發現,就是閱讀能力表現好壞之間的差距甚微,閱讀能力沒有貧富之分,芬蘭教育不僅要小孩贏在起跑線,還是一種無分你我的共贏。

下一站……

還記得余華書寫年少的時候,書架上只有《毛澤東選集》和《魯迅文集》兩本書,同學間偶爾也會傳閱一些缺頁小說,不管是欠了開端還是結局,只要是文字他就狼吞虎嚥。到了二十一世紀,資訊之發達令人咋舌,價值卻又變得愈來愈低,書本也有論斤賣的。

很難想像在某些國度,資訊/知識依然貧乏,然而無論受政治還是經濟所限,知識還是會找到流入的管道。就如亞洲藝術文獻庫發起的流動圖書館:這個從2011年開始的計劃已走過胡志明市、斯里蘭卡和緬甸三站,每次也會跟當地的文化、學術機構合作,因應當地的需要引入合適的內容。所有書籍、期刊、專題論文、雜誌均是文獻庫的收藏,以知識作為包裝,讓當地人接觸藝術。而這些內外資訊並非一些冷硬的文字,圖書館以開放編輯的形式運作,鼓勵讀者通過書寫、繪畫、貼字條,甚至把一些頁數撕下來,共同編輯這些內容,就似一個實體版的維基百科,每個人都可以是作者。流動圖書館作為一個交流的聚腳點,同時也是一個實驗。這些被不斷「編輯」的內容最後會變成開放編輯的紀錄,見證知識如何被改寫、傳遞。

政治改革可以帶來形式上的轉換,但唯有教育才能改變人心,敞開知識的大門才有變化的可能。

更多資訊:
www.aaa.org.hk/Programme/Details/594

書店新模式,「即印」電子書

經過巴黎索邦(Sorbonne)大學附近,瞥見librairie des puf(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France /法國大學聯合出版社)的招牌,也許認不出是家書店。驟眼看來,店中的書量甚至不比第三區的Used Book Café多,地方也不見寬敞,就只有700多呎大。一所沒多少書的書店,卻讓市場窺見到書店的未來。

相比歐美其他國家,法國政府保護獨立書店一向不遺餘力,為了維持小店的競爭力,免被大型連鎖書店淘汰,1981年政府就通過了單一售價條例,所有書藉以劃一價格出售,網上書店和電子書也不例外(電子書的銷售稅又比紙書高),以防割喉戰的出現。商家最高也只能打九五折,因此在法國買書幾乎不用格價。但出售一手書的書店依然面對網絡書店和電子書的挑戰。雖沒價格上的競爭,但論便利還是不及網絡或連鎖書店,不少獨立老店也敗下陣來。

專門經營人文和社會科學的PUF書店雖擁有95年歷史,1999年也逃不過結業的命運,但Espresso Book Machine的出現,卻讓老店重生,更在電子書和紙本書之間提供了第三個選擇。結合了印刷和零售,書店可於製作一杯特濃咖啡的時間內,印出一本書。店中不再積存大量書籍,而是讓讀者於三百多萬冊(試問除了圖書館,哪家書店放得下三百萬冊書?)的資料庫中,選出心儀書目即時印刷,售價也跟一般書店無異,減省對樹的怯疚和經營成本之餘(書店表示一天賣15本已可回本),還能騰出更多空間進行文化活動。嶄新的經營模式的確開啟了人們對書店的想像,可現在就輪到印刷廠頭痛了。

更多資訊:
www.puf.com

互聯網說,要有書,就有了書

非洲擁有54個國家,1,500至2,000種語言,12億人口,加上貧窮問題(全球最貧窮國家有75%位於非洲),掃盲挑戰之大,幾近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可是流動電話網絡卻帶來了變局。撒哈拉以南非洲受惠於科技發展,躍過了固網基建的步驟,直接進入了數碼時代。短短數年,擁有手機用戶從人口的一成飊升至八至九成,便利了聯繫也讓電子書變得普及化。

實體書電子書之爭在已開發國家還是一個如或風雅的議題,到了書籍資源匱乏的非洲就完全不是如此。慈善組織Worldreader的出現,就是希望透過電子書在非洲進行掃盲。自2010截至今年六月,Worldreader已向肯亞、南非、烏干達等國家,337間學校和圖書館送贈超過一萬八千多部電子閱讀器、三百萬本電子書,還推出了Worldreader Mobile手機程式。只要能上網就能透過手機/電腦閱讀超過三萬本書,以知識的能量改善收入、消除不平等,甚至改善健康/衛生水平,從掃盲慢慢走向滅貧。

更多資訊:
www.worldreader.org

本文作者蘇靈茵,自由作家
Chapter 2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