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刊號
創刊號

《堆疊》

從2003年開始,藝術家張奕滿利用生活日常物件—將玻璃杯、馬克杯、香水瓶等—擺放在疊放的書籍上創作了一系列名為《堆疊》的雕塑作品。

張奕滿

張奕滿一年僅製作一件《堆疊》作品,每件雕塑以疊放的書籍為名,例如2006年的《Black Holes & Time Warps, The Possibility of an Island, 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 Voyage to the End of the Room》。雖然此系列作品被歸類為雕塑,藝術家刻意將每件作品直接擺放在地板上,而非置放於一般藝術作品會使用的展覽基座或展示架。這個特別的呈現方式一則是為了揭露作品的平凡初始,同時也意圖沖淡將這些生活日常物件提升為高端藝術創作的直接假設;此外,作品因此可以被保持在「人本比例」,這個相對性概念在《堆疊》的創作過程中十分重要,因為每件由書籍與日常物件堆砌而成的作品亦直接的展現了藝術家本身年度的閱讀視野。《堆疊》一方面作為藝術家創作歷程的標點符號—作品反映特定生命段落的終點與下一個階段的起點—同時也變成一連串記錄藝術家近況的寓言式圖騰。張奕滿企圖運用《堆疊》來針砭、推薦、抑或重新定意既定直覺框架外的可能性,《堆疊》可以被視為藝術家階段性的自畫像,或觀念性的自製混音帶,卻也同時描繪出「消費日常物件」與「消費知識」之間的平行相關。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堆疊》刻畫出張奕滿對觀念主義的允諾—透過重組與重新安排,聚焦原本已存在的日常物件。

張奕滿
四本書與五個玻璃杯,2003
張奕滿
四本書與五個玻璃杯,2004 (2010)
張奕滿
四本書與四個香水瓶,2005
張奕滿
四本書與五個玻璃杯,2006
張奕滿
四本書與七個玻璃杯,2007
張奕滿
四本書與四個玻璃杯,2008
張奕滿
四本書與五個玻璃杯,2009
張奕滿
四本書與五個玻璃杯,2010
張奕滿
四本書與三個玻璃杯,2011
張奕滿
四本書與二個玻璃杯,2012
張奕滿
四本書與八個玻璃杯,2013
張奕滿
四本書與八個玻璃杯,2014
張奕滿
四本書與八個玻璃杯,2015

編按:因作品名稱中提及部分書籍無中譯本,加上中譯書名版本眾多,因此刻意保留原文書名不另作翻譯。

本文作者李琬婷,作家,新加坡《Esquire》故事編輯;原文出自藝術家張奕滿的個人專著《Heman Chong: The Part In The Story Where We Lost Count Of The Days 》中文翻譯:吳承桓
Chapter 12 – 12